御宅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御宅书屋 > 暖床(糙汉1v1) > 伺候

伺候

伺候

        左侧裤兜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嗡嗡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被欺负的整个人在光线下微泛红,缠着绷带的手还弱弱地搭在他胳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靳晖没管手机,依旧持续手中的动作,左手还恶劣的掐了掐乳尖惹的她尖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呜呜电话唔不要掐宋惊蛰想拨开他的手可惜力气太小,男人的手还是纹丝不动的罩上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不要?靳晖直接忽略前半句,继续打着泡沫往上rou着nai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疼她扁着小嘴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九年来哪里做过这些事,越想心中愈发酸涩,眼眶一热透明的水珠从清秀的小脸滚落砸在他手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靳晖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泡沫洗去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别哭了,不摸了。略带cu糙的大手抚过脸上将泪珠带走,他的声音低沉清透一下下敲击在她心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抽泣着看着他有些不太相信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宋惊蛰的质疑他笑着又说了句真的不摸了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的小灯泡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吸引着一堆小虫围绕,门外时不时还传来几声狗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声淅淅沥沥的浇着,直到洗好后都八点多了,靳晖给她的湿头发用毛巾包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上穿着他的白T恤和一条黑色运动短裤,宽宽松松的裤腰不拽着就会往下掉,靳晖只好将它裤腰处卷了几下才勉强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弄好后再将她抱进屋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就这样在他面前晃来晃去,白花花的看的靳晖鸡巴硬的消不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惊蛰背对着他坐在床上,他站在她身后拿着干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的湿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动作又轻又柔,连他自己看着都觉得不太对劲,舌尖hua到脸颊侧顶了顶俯下身在她耳边道:伺候你一晚上了,小祖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唔一股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边,惹得她轻颤着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靳晖见她没回答站直身体继续给她擦,看着她耳尖的一抹嫣红心中暗自发笑的想:不太经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软香混杂着fei皂的清香若有若无的往上飘,那种令人沉醉的感觉直冲天灵盖。

        靳晖硬着的鸡巴更兴奋了直顶她的后腰,运动裤被高高顶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惊蛰扭了扭腰,觉得有东西硌的自己腰疼便发问:你的手手机硌到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我向你道歉。靳晖非常有礼貌的说了句对不起,宋惊蛰觉得不可思议回过头去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被顶的高耸的运动裤,小姑娘下意识就懂了刚刚硌腰的东西不是手机,小脸一瞬间爬满绯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捂着耳朵快速钻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靳晖拿着毛巾看了眼面前被高高拱起的被子抬手rou了rou鼻子低着声音笑说了句:小怂包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子里的人扭了扭哼哼唧唧了两句像是在反驳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靳晖嘴角扯着一抹笑走出去的,将院子收拾干净再用她余下的水简单冲洗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流顺着肌肉的线条往下流,四角内裤装着沉甸甸的那东西丝毫没消下去半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下章让靳老板尝点甜头~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